初学书法选择柳体合适吗?

初学书法选择柳体是可以的。我初学书法的时候学的就是柳体,那是2004年4月份,学的柳公权的《玄秘塔碑》,当时也听到不少声音,说柳体的结构和笔画太死板了,以后会限制书法的发展。

但是当时我的老师非常的推崇柳体,他也是柳体出身,就跟着老师一起学柳体了。

那个时候启功先生还在世,启功先生喜欢柳体,对于书法界还是有一定的影响的,当时考上北京师范大学书法专业的考生十个有七八个都是学柳体的,也更加坚定了我学习柳体的信心。

就这样跟着老师临了一年半的柳体,每天练习2个小时,周六周日和寒暑假那天练习8个小时。经历了从入门到临摹再到创作的一个全过程。也是我书法学习道路上记忆最清晰的一个过程,好像烙印一样,每一天都记再脑子里了。

2005年的10月份我外出学习了,换老师了,其实当时我的柳体写的还可以了,基本的创作没有问题,当时参加市里的比赛还拿了奖。

新的老师让我直接学习隶书《曹全碑》,因为外出学习是全天时间练习,属于封闭式的军事化管理,每天六点半起来上早操,早操之后吃早饭,上午8点正事开始书法训练,除了午饭和午休时间,那天练习12个小时左右。

所以我的曹全碑也只练习了100个小时左右,按照这种进度,先后学习了《张迁碑》、《礼器碑》、《石门颂》,篆书学习了邓石如和吴让之,楷书又练习了颜体和欧体。

之后我把自己的主攻方向放在了魏碑上面,学习了一个月的《张黑女墓志》,老师觉得不适合我,让我换了当时比较流行的《张猛龙碑》,这样一写就是三年,当时能把张猛龙碑从头到尾的背下来。

直到我上了大学二年级才放弃张猛龙碑,2008年,当时学校开设了一年的草书课程,当时教我草书的老师水平很高,也很会带动学习氛围,喜欢上了怀素和张旭的大草书。

当时临帖非常的疯狂,每天能写一刀毛边纸,当时流行一种墨汁,散装的一得阁,一瓶是2斤,一箱是6瓶,当时都是论箱买。也就是那几年用草书拿了几个奖,上了十几个展览。

后来工作之后,没有大的写字的地方了,开始写小草,写孙过庭的《书谱》,开始出去参加各种培训班,工资都花在了学习书法上。

一直到2013年我才开始有了一点自己的想法,开始自己琢磨着学习行书,这个时候以及结构离我学习书法过去了10年时间。

在这十年时间里,虽然一路上都有老师,但是我仍然像一个无头苍蝇一样乱撞。用10年的时间找到了自己的方向。

到现在,我写行书以及结构5年多了,一开始学习颜真卿的《争座位帖》,后来学习他的《祭侄文稿》,现在一直坚持学习二王和米芾。

但是刚开始学习的柳体我却一直都没有忘记,我时不时还会拿出来写一写。

因为正是柳体训练了我对于书法的认识,也训练了我对于结构的敏感。

初学书法,选择柳体是可以的。

你觉得呢?

码字辛苦,

同意的朋友麻烦点个赞,关注一下啦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